乔任梁怎么死的 乔任梁到底怎么死的

凯时娱乐共赢共欢乐

2018-10-09

殡仪车据悉,乔任梁,1987年10月15日出生于上海,中国歌手,演员。 大学毕业于上海电机学院。

曾是全国跳高冠军,国家二级运动员。 资料显示,2005年,乔任梁参加湖南卫视的金鹰之星自由我心声比赛,获全国冠军。 2007年7月,签约橙天娱乐集团。

2007年10月,首本写真集《Klash-IMI》上海签售会,连续签售5小时,销量破5000。

2009年2月14日,单曲《可爱的你》发行,在音乐电台MusicRadio蝉联冠军。

至于具体的死亡原因,目前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,但是警方已经排除他杀,网上传出的消息是得了抑郁症。 晚间,演员、歌手乔任梁在上海意外死亡,年仅28岁,经法医初步鉴定,已排除他杀可能,具体死亡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因为是头套着塑料袋闷死,社交媒体上传出SM过度死亡,但是人已经死了,就请安静的送一程吧,别再咬着SM不放好不好,但是从媒体报道的节奏看,或许已经成为一种趋向,不管是媒体有意释放流量点,还是乔任梁确实日常行为比较怪异,对于性虐死的说法,肯定不是空穴来风,毕竟无风不起浪,显然值得深思和评鉴,但是不是桃色事件,首先要明白,性虐死到底是个什么鬼?所谓的性虐待,就是一个人为达到心理上的一种满足,自愿接受另一个异性的虐待,这种虐待的手法有多种多样,小到拳打脚踢,抽耳光,大到皮鞭、捆绑、上刑甚至水牢,总之就是用尽残酷甚至是下流的手段虐待,被虐待的一方什么人格、尊严等都荡然无存,严重的甚至能够致人死亡,就是这样一种几乎可以说是变态的行为,不过在很多社会学家的世界里,却是一种意识自由的高雅行为,当然不是主流意识,一般存在于高知群体。

这也催生了一种恋爱模式,叫虐恋,精神层面相爱相杀,肉欲层面互相虐待,从某种层面看,基本还是很统一的,不过在新闻中的层面上,媒体和社会的角度看,或许桃色事件的可能大一些,毕竟道德审判已经成了一种模式。 虐恋在社会学的范畴里,并不是一种疾病,而是一种亚文化现象,在西方,虐恋是一些中产阶级以上人群才会去玩的东西,有许多精致的道具。 在中国也是这样。

目前虐恋人群最大的困境是受到歧视,得不到周边人的理解而受到不当的指责,所以基本上与之相关的事情,都会被认为是不道德的事情,这里结合近来研读李银河译制的《嬉皮士与雅皮士》,福柯的《性经验史》等对SM提出一个全新的解读,当然要表明一点,这两部著作基本上所描述的与生理课半毛钱关系没有,都是社会层面的干货,因为看到相关新闻,与各位分享一下。

许多人对于SM最无法理解的一点是,疼痛竟然会带来快乐和满足。

据生理研究,人体在疼痛时释放的脑内啡和肾上腺素,都有可能导致快感并成瘾。 其实抛开SM的叙述语境,我们对于痛苦的执念无所不在:悲剧性和毁灭性的作品总是更令人难忘,感情中放不下伤你最深的人,口腔溃疡了明明很痛还是忍不住去舔伤口,无论是肉体还是灵魂,人并不总是能够趋利避害的。 也有一种观点认为,SM的快感源自社会文化的约束下的焦虑感和愧疚感。

越是社会礼仪要求比较多的地方,人们对于失仪带来的焦虑和羞耻就会有更深切的感受。

社会学家李银河提到,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地下色情小说中对于当时鞭笞行为的大量描写,日本的绳缚艺术的发展与其他SM文化的盛行,皆是社会文化氛围影响性活动的例子。 权力深刻而幽微地渗入在每个人的生活中,即使是那些我们自以为完全私人化的领域。

床笫之间的活动如何进行,谁负责取悦,谁被取悦,这其中并不仅仅是本能和自然反应在起作用。 说到SM文化,有一个与其始终纠缠不清的部分是对物的崇拜与迷恋。

许多SM中常见的工具,极细的高跟鞋,精美的绳结,束身衣,皮革制品,蕾丝吊袜带,都是已经被符号化了的文化物。

高跟鞋,绳结和束身衣在女性政治发展的历史上是限制人身自由,塑造完美形体的代表物品;而皮革本身的气味和皮革装束的造型就能够引发恋物者的性唤起。 对没有生命力的物的迷恋背后其实是强大的文化幻想能力,由此引出SM活动的另一个特点:仪式感。 在这个游戏中,场景,设定,角色,道具,甚至台词都是提前由参与者设计好的。

比方说,霸道总裁要惩罚工作不专心的秘书,医生要给病人做全身检查,主人下班回家与宠物玩耍。 在这些情境设定中,参与者打破平日里正常身份的束缚,选择进入另一种规则,幻想本身得到满足和不同身份之间的切换又是一重快感的来源。 的确,在我们内心深处,总有一种不安分因子会对不确定性和未知蠢蠢欲动。

那些你不知道的事,蕴含了无限想象与可能。 也许这种平衡论的观点能够解释为什么有些研究表明参与SM活动的大多是中产阶级,尤其以拥有一定权力和地位的男性居多,同时受虐者又比施虐者多。

似乎生活中越是掌控权力的一方,在SM活动中越倾向于放弃或者让出权力。

对于每天在都市丛林中挣扎搏斗的他们来说,不需要思考,不需要做决定,将自己的身心交付施虐者调教其实是一种放松。 与被教导成为的那个自我相对,这种对顺从的渴望恰恰反映出人类本我中的天性。 而BDSM最具颠覆性的一点是,这种对权力的主动放弃反而将作为M的受虐方置于主动的地位,能够主动放弃自由,需要的是更大的自由。 在这样的主从关系中,S其实是在费尽心思去设置场景,提供服务,取悦那个对自己交出完整的信赖的M。 S对M意愿的了解和尊重,M对S能力的信任和依赖,是建立任何一段真正的SM关系的基础。 无论是社会中发声的大多数,还是暂时沉默着的小部分,很难说有谁从没有过一丝一毫凌虐和摧毁的冲动。

当你推翻搭建好的积木,摔碎一件器物,甚至是听重金属摇滚无声地跟着呐喊,那都是被压抑着的毁灭欲在探头。

因为人性本恶,我们需要把这种恶释放出来寻求解脱;因为人性本善,我们在特殊的设定中与最信赖的人彼此交换。 SM作为一种与真实的自己寻求和解的方式,其实并没有那么神秘耸动。 所谓五十度灰,只是人性深处那道情与欲的阴影。 结语:性虐死很反胃,媒体们好这口,都说世道不要脸,还请追溯大源头。